pk10牛牛直播|pk10牛牛开奖结果
“好領導”的另面人生——曾繁新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02-21 17:16

  曾繁新,原北京市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正局級巡視員,曾先后任共青團北京市委副書記,順義區政府副區長,北京市總工會黨組書記、副主席。2018年1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同年,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并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圖為曾繁新在懺悔時痛哭流涕。(資料圖片)


  “就像做了一場夢一樣!”如今,高墻之內的曾繁新回首往昔,說了這樣一句話。

  春節前夕,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曾繁新有期徒刑5年,并處罰金50萬元。法槌落下,夢碎人醒!

  據北京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介紹,去年1月,從北京市總工會黨組書記、副主席崗位調整到北京市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不久的曾繁新,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北京市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同年,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震驚!難以相信!”曾經與曾繁新共過事的不少人得知此事,甚覺詫異,這位備受尊重的“好領導”,怎么會被調查呢?

  在他們眼中,曾繁新順風順水,年僅29歲就被提拔為共青團北京市委副書記,成為一名副局級領導干部;對職工有感情,對事業有追求;大會小會上、工作調研中,常常講紀律規矩、談奮斗拼搏……

  殊不知,這位“好領導”卻隱藏著另一副不為人知的面孔,“精彩”地演繹著自己的“兩面人生”——

  臺上提醒干部職工拒賭,臺下嗜賭成性、借機斂財

  位于北京二環路附近的一個小區內,一桌牌局正酣……在曾繁新被查處前的幾年間,幾乎每隔幾天就在那里上演著同樣的戲碼。這是曾繁新鮮為人知的隱秘據點。

  “一開始不喜歡,慢慢就喜歡了。它就跟抽煙一樣,上癮。”曾繁新回憶道。

  讓曾繁新“上癮”的就是賭博。據介紹,曾繁新曾在北京市內燃機廠工作,當時認識的老友余某,后來成為其牌桌上固定的牌搭子。

  “2002年,曾繁新調任順義區副區長。那時候,已經下海做外貿生意的余某和他愈發地熱絡起來。”北京市紀委監委有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有了余某的張羅,慢慢地,幾個所謂的朋友成了曾繁新固定的牌友,打牌也就成為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項活動。

  2012年,曾繁新時任北京市總工會黨組書記、副主席,下屬單位的幾名干部因賭博被公安部門查處,并受到黨紀處分,成了市總工會的警示教育素材。在隨后召開的市總工會警示教育大會上,曾繁新義正詞嚴,嚴厲地批評了賭博這一違紀違法行為,并要求單位全體黨員干部以此為戒,絕不能沾染賭博惡習。

  但事實上,此事并沒有真正觸動已經賭博成癮的曾繁新。他臺上一套,臺下一套,依舊沉湎于打麻將的刺激之中。為了避免被發現,小心行事的他,把賭博地點從洗浴中心轉移到了二環路附近的那個隱秘據點。

  “我也是自欺欺人,明知這樣做違紀,卻欺騙自己只是圖個娛樂和放松而已。”曾繁新說。

  打麻將也成了他收取好處的機會。

  “坦率地講,(打牌)我們很少贏他。我們的牌特好,他的牌不好,我們也故意不和了,就是讓他開心就得了。將來我們有什么事求他,也許用得著。”余某表示。

  “有時候我輸了,他們說你掙工資,哪出得起錢,就從包里抓那么一把,也不數,有時候三四千,有時候四五千,我一開始也推脫,后來慢慢習慣了,也就拿了。”曾繁新坦言。

  小小的牌桌成了利益輸送的通道,牌友們心照不宣,只輸不贏。他們知道,曾繁新贏錢了、高興了,拜托的事自然也好辦了。

  嘴上大談紀律規矩,實際上卻不講規矩、不守底線

  “招投標要按照程序走,不要搞團團伙伙,不要在外邊吃吃喝喝……”曾繁新的一名同事告訴記者,在他的印象中,大會小會上、工作調研中,曾繁新總是講紀律規矩,講為黨的事業奮斗終身,講全心全意做好服務,“對大家要求很高,在表面上看,他也是這么做的”。

  “我周末都自己打車過來加班,加班的時候到東方廣場地下吃小吃。干部們認為我挺‘干凈’的。”對于同事們對他的評價,曾繁新很是得意。

  殊不知,在單位“工作上特別努力,對干部要求非常高”,只是曾繁新刻意給大家的一種印象。實際上,他不講規矩、不守底線,時常以另一幅面孔示人——

  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他超標準使用辦公用房、違規使用公務用車、超標準公務接待。

  陶醉于個人用權弄權,他在工會組織的勞動模范、獎章獎狀的評選中收取好處,為熟人在評先時開綠燈,影響了勞動榮譽評定的公開、公平、公正。

  利用職務之便,他在物資采購和工程招標中,為他人謀利并收受賄賂。2003年至2017年,為余某公司涉嫌偷逃稅款處理、余某企業關聯公司廠房建設等提供幫助,收受余某賄賂80余萬元;2012年至2014年,為某公司承租下屬單位有關項目提供幫助,收受該公司股東劉某1000克金條1根,價值人民幣24萬余元;2017年,在下屬單位采購項目中,為某公司提供幫助,收受該公司法人魯某價值人民幣67萬余元財物……

  曾繁新坦言,“對自己所講的那些制度、紀律和要求并無觸動”,“基本上是講完了即可,把工作程序走一遍,敷衍一下上級或基層”。2016、2017年,市委、市紀委曾多次對他進行談話、函詢等,他仍然心存僥幸。

  如此看來,曾繁新走上違紀違法的道路也就不足為奇了。

  人前談理想信念,人后卻迷信“大師”

  在曾繁新的微信通訊錄里,有一位神秘好友。曾繁新工作調動了,找他;家人生病了,找他;住房搬遷,也找他……

  2017年底,原本擔任北京市總工會黨組書記、副主席的曾繁新調任市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巡視員。工作調整以后,曾繁新心里很慌,就找到了那位神秘好友。

  “我說,先生,市委調整我工作了,那個意思是好是不好啊。他說,沒問題,就是個過渡。我就信他。”曾繁新說,“先生”的回復,讓他吃了一顆定心丸。

  “他所說的‘先生’實際上是一位所謂的‘大師’。很長一段時間,對這位‘大師’的話,曾繁新都是深信不疑的。”北京市紀委監委第十審查調查室副主任亓光森告訴記者,曾繁新在其身上花費達十余萬元。如此迷信和墮落,已經很難讓人把他和那個曾經有追求、有理想、有志向、有信念的年輕干部聯系起來。

  回首過望,有著30余年黨齡的曾繁新經歷過的教育不可謂不多,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從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到“兩學一做”;從參觀延安、井岡山等革命圣地,到觀看大量警示教育專題片……于他而言,這些教育并沒有真正入腦入心,更遑論學思踐悟、知行合一了。

  精神上的匱乏,方向上的迷失,讓他終日游走于“變臉”的游戲之中,無法自拔。

  不信馬列信鬼神,不信組織信“大師”。曾繁新近乎瘋狂的自我放縱,直至被市紀委監委采取留置措施后才戛然而止。而此時,信奉多年的“大師”顯然已無法為他“保駕護航”了!

  “我最后一次發信息給他,我說,先生,市紀委監委近期在調查我,意思是您有什么高見。他回復我說,請放心,一個感嘆號。我心想還放心呢!”曾繁新悔恨地說。

  然而,此時的悔恨,已然太遲。


懺悔錄

  我于1986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到現在已經30多年了,是一名老黨員。

  從小打小鬧到陷入深淵,從不注意小節到不顧大是大非,從積極向上跟黨走,到背離了信仰、宗旨,走到今天的地步,我就像做了一場夢一樣。

  我的動搖和蛻化是從2002年下半年開始的。2002年上半年,組織上安排我到順義區政府任副區長,當時我也是抱著干點事的愿望去做,對分管的工作認真負責,對待如經費審批一些事宜,嚴格按有關規定辦理。但隨著手中的資源多起來了,對于協調點事的、用權的所謂技巧也多了一些,一些老朋友找上門來,也逐漸認識了一些新朋友,大部分都是經商辦企業的。一開始就是吃飯敘舊,有時給點小禮物,我突破底線就是從這個時期開始的。后來看到這些朋友穿的用的都是名牌,我的心理由羨慕到不平衡,思想就變化了,人生觀、價值觀發生了很大的扭曲,對于物質的欲望開始變得強烈。一開始,收幾千元最多一萬元,后來發展到收十萬、二十萬元,收貴重物品甚至金條;一開始,有的朋友只是春節前給我送點錢,后來發展到元旦、十一和我過生日都給我送錢。

  認真反省剖析自己走上違紀違法道路的根源——

  一是忘記了初心和使命,放棄了理想和追求。總結和回顧自己違紀違法的慘痛事實,是多年來對政治紀律、政治規矩的麻木不仁,對政治學習、政治教育的敷衍了事,是在大是大非面前的自我麻醉,但歸根結底是忘記了初心和使命,放棄了一名共產黨員的政治信仰。內心世界蛻化了,對人生、對權力和金錢的看法就會變得現實,變得沒有節制,不知道自己是誰了,甚至開始相信所謂的風水先生。精神上成了荒漠,走上歧路已成必然。

  二是不知敬畏、人性膨脹。隨著職位的晉升、權力的增大,我理應越來越知足、感恩,但我卻把組織的關懷轉變為凌駕于群眾的特權,內心越來越優越,想當官掙錢。我開始不敬畏組織、不敬畏權力、不敬畏紀法,追求自己的空間或自由度,甚至感到很多制度、紀律、規矩很繁瑣、很麻煩。對組織上要求的政治學習、提出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我都是抓表面的貫徹落實,有的根本就沒學懂、沒弄明白。說起來極其可笑,在調查組找我談話之前,我根本不知道過節過生日收朋友送的錢是違紀違法的。

  三是自欺欺人,沉湎于做“兩面人”。工作上,我給別人一種對職工特別有感情、對事業特別有追求的印象,但實際上更多的是做給領導和基層看的,我的心思已經都被物欲、肉欲占領了。生活上,我給人一種知足者常樂、艱苦樸素的形象,工資卡交給妻子,但實際上卻收受賄賂,沉湎于打麻將的刺激……時間久了,既會進一步心存僥幸,認為自己有控制和把握能力,不會輕易出問題;也樂在其中,感覺自己“伸縮自如”,該干的事情干得不錯,該享受的也都享受了;更嚴重的是,自己活在麻木不仁中,不能領會組織的教育和幫助,對別人或自己的錯誤不能舉一反三。

  我的結局,充分說明“兩面人”遲早會出問題。我愿意悔罪,也警示別人,不要做人前是人、背后是鬼的那種人,不要成為“兩面人”!(摘自曾繁新懺悔書)

(記者 郭云峰 通訊員 鄧煒晴)

pk10牛牛直播 牌九至尊 计划软件免费版 psv必玩神作 北京pk十开奖历史记录 六肖六码中特 pk10注册38 百人二八杠棋牌 欢乐生肖规则 彩票打印软件 荣盛棋牌